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天人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华丽逆袭 华丽逆袭韩三千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第一百二十二章苏浩请求

      苏浩在军营里待着,他所在的军队正是在金水抵御桑宁的西南军队。

    现在战事紧急,每日军营的气氛都异常肃穆,虽是寒冬腊月,在金水却是丝毫没有冬日的严寒酷暑,若是没有战事,这里的气温当是极适合过冬的。

    现在桑宁大军每日都会与安陵的西南军交战,以此来消耗他们。

    如今供应西南军的粮草已经被福庆王阻断了,他控制着南方各个交通要道,北方的粮草根本押运不过来,如今他们也只不过在用备用的粮草,且所剩不多。

    “桑宁的人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两年前被我们打成那样,这次又敢来攻打我们安陵!”陆锡林冷声说道。

    营帐内坐满了人,上方坐着一三四十岁的刚毅男子,下方左右两边都坐着将领。

    “哼,若不是有福庆王在安陵国内谋反,与他们里应外合,再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来攻打我们,现在我们倒是憋屈死了。”左侧张东旭一脸的凶相,气愤的说道。

    现在他们不可谓不被动,每日被桑宁的军队扰着应战,又不能发动全部兵力与他们打,只能被动防御,张东旭和桑宁打过那么多次,这次是他感觉最被动最憋屈的一次。

    上方吴和庚处之泰然,到底是统领西南军的大将,神色间没有愤恨不平,但也是严肃万分。

    “东旭,你冷静一点儿!让下面的将士们该如何想,怎么也是一个统领,还如此沉不住气!”吴和庚冷着脸说道。

    张东旭冷哼了一声,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王爷他就快来了,再坚持坚持吧!”许寒安抚的说道。

    等到他们安陵的援军到了,看桑宁还怎么嚣张。

    从营帐内散了后,许寒就看到苏浩站在营帐不远处。

    他有点为难,这是王妃的亲弟弟,王爷的小舅子,以前没有打仗的时候,让他在军营里待着倒是没什么,他们也能照看一二,左右不会有什么危险,但现在战况紧急,他们也分不出心来再照看他。

    想派人先把他送走吧,结果他倒好,偏偏不愿意,非要拧着性子在军营里待着。

    “许统领。”苏浩走上前喊道。

    许寒笑道:“苏浩,现在体验到战争的残酷了吧。”

    苏浩抿嘴,沉默点头,随后他说道:“许统领,我想上战场!”

    这些天,和桑宁的每一场对战他都不曾参与,每次就看到有受伤的士兵被抬着回来,血肉模糊,他帮着军医一起救治伤员,有些能活下来,而有些受伤较重的则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现在药物需求量庞大,却没有补给,药物也日渐减少,很多受伤较轻的,为了节省药物,就硬抗着不用药。

    昔日和他一起谈笑风生,一起训练的士兵都严阵以待,他们有些已经他再也见不到了,而有些还在战斗,只有他心安理得的躲在军营里面,无所事事。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懦夫!

    来到军营历练,不就是为了能够有朝一日上阵杀敌吗,现在战争就在眼前,他却退缩了。

    许寒惊讶,他倒是没想到苏浩还有这样的勇气,他犹豫说道:“可是……”

    先不说他的身份不一样吧,就是年龄也太小了点儿,这么小的孩子上战场他于心不忍啊。

    “许统领,你就同意吧,我在战场上能够保护好自己,不会让自己受伤的!”苏浩坚持说道。

    “行,明日你就去吧,先跟在我身边。”许寒心一横就同意了。

    “多谢许统领。”苏浩感激的说道。

    等到苏浩离开之后,陆锡林就走了过来,看着苏浩的背影。

    他用胳膊肘撞了下许寒,问道:“苏浩找你干嘛呢?”

    “上战场。”许寒离他远了一步说道。

    陆锡林赞叹说道:“勇气可嘉!”

    这个年纪能够有勇气上战场的,他对苏浩倒是有些钦佩了,不亏是王爷的小舅子,就是与其他人不一样。

    雾光城的青山别院内,卓宵晨坐在书房内,脸色阴恻恻的,他想到亦秋梧南下去金水,定会路过雾光城,他当然打不过一支军队,但他也不介意再给他们添把火。

    他勾唇笑着,反正这江山是亦家的,自己都内斗起来了,他还有什么好顾及的,越乱他越开心,他巴不得亦家的人被推下台。

    风铃自从受了伤后,本来就纤瘦的身子更加羸弱。

    一张消瘦的小脸上,眼睛显得愈发的大,眸色里含着伤感,唇色也是白的,看不到红润血色,头上两边的发髻间珠钗未戴。

    全身穿着青色的袄裙,又在外面披了个蓝色缎面狐衾。

    她站在山顶空地上,头发被寒风吹的凌乱飘扬,狐衾的雪白绒毛极为柔顺的也随着风左右浮动。

    青山别院的人又开始行动了,风铃蹙眉,这两日她就感觉到别院的人往来频繁,步履匆匆。

    “阿贵,你们这么匆忙要做什么啊?”她看见阿贵,就急忙问道。

    阿贵脸色微微缓和,恭敬说道:“风铃姑娘,这事您就别问了,属下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哎?”风铃声音有些弱,看着转身离开的阿贵,她叹了口气。

    寒风凛冽刺骨,她紧了紧身上的狐衾,一转身就看到卓宵晨冷眼看着她。

    “你,你怎么在这?”她有些怔神,低声说道。

    “想好好的活着,不该问的就别问。”卓宵晨冷冷说道。

    这个女人每次见到都是这样的弱不禁风,看得让他心烦。

    说完话,就转身离开。

    风铃脸色似乎更白了些,看着他的背影,他对她可真冷啊,比这寒冬的风还让她觉得冰冷。

    苏静月情绪低落,做事情心不在焉的。

    “静月。”亦秋梧回来看到她坐在软榻上发呆,扬声喊道。

    苏静月欣喜的说道:“亦秋梧,你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以为你还要像昨日那般,回来的那样晚呢。”

    “回来陪我的静月宝贝。”亦秋梧上前抱住她,在她耳边低语。

    苏静月心跳如鼓,嗔怒道:“不正经!人家好好问你话呢!”

    “静月本来就是我的宝贝,你怎么不叫我秋梧呢,昨晚你可是喊得很热情呢。”亦秋梧接着说道。

    苏静月面红耳赤,想起昨晚他叫她宝贝的呢喃细语,自己在他身下啜泣,一边娇媚的喊他秋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天人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