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天人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星际之修炼指南 绝世盘龙 华丽逆袭

番外 朱云修的自白(下)

      也就是从这些生活小节上,我和方菊之间的感情渐渐滋生了矛盾。

    不过,在有些方面,我承认方菊是个很完美的女人,因为出身良好,受过良好产教育,所以她在外人面前总是给人一种优雅得体落落大方的感觉,同时,她也是个很尽职的母亲,在她的悉心呵护下,我们的女儿然然被照顾得象是一位小公主一般无忧无虑。

    可是,我唯独接受不了她对我父母家人的态度,我知道这跟成长背景有关系,我们两个人的成长背景差别太大了,这种矛盾是无法调和的,所以也只能一声叹息。

    后来,我父母先后去世了,所以这方面家庭矛盾也就随着时间渐渐淡化了。

    可是,这时候方菊却生病了,是子宫上长了一个瘤子,经过医生诊断,初步判定是良性的,虽然方菊一直以来的生活都很安逸,但疾病这东西有时是无法预料的。

    自从方菊生病,我一直尽心尽力地照顾她,化验结果出来后,医生说不是太好,为了谨慎起见,在手术过程医生切除了方菊的一部分子宫。

    术后,在医生和家人的悉心照料下,方菊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健康,但是,这之后,她却出现了明显的性冷淡。

    我当时还不到四十岁,因为经常健身锻炼的缘故,我的身体很强健,也是很强烈的,一周一次的性生活频率对我而言并不能算是得到满足,而当时我们夫妻的实际情况是,一个月都没有一两次性生活,就是有,方菊的态度也极冷淡,经常是匆匆应付了事。

    没有办法,我只好在其他女人身上寻找慰藉,方菊因为满足不了我这方面的需求,对我在外面找女人,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因为我现在已经是一名成功商人了,所以身边围绕的莺莺燕燕并不算少,但是,在她们身上我始终觉得缺少一种直达心底的沟通感觉,那些年轻的能满足我的身体,却满足不了我的心灵。

    也就在这时候,我遇到了女儿然然好朋友彤彤的母亲苏漫。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她家里,当时我亲自驾车去接女儿然然回家,开门那一瞬间,我就有种呆愣的感觉,因为苏漫身上那种气质太象我初恋女友了,静带着腼腆,虽然已经为人母,但却还保留着少女的一点羞涩,让人忍俊不禁。

    但是,当时苏漫是别人的妻子,我也是有家室的人,虽然和妻子性生活不协调,但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这些是不会表露在表面上的。

    我曾不动声色地向方菊打听过苏漫的情况,对她多了一些了解,我还通过其他渠道了解了一下苏漫和她丈夫邓良的情况,但这个时期我并没有对她采取进一步行动,只是暗留意和她家庭情况有关的信息。

    后来,几乎是很突然的,我就听方菊说苏漫和她丈夫离婚了,具体情况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派人探听了一下其的具体情况,得知邓良并没有把他公司应该分给苏漫的那一部分财产分给她,我心里感觉很气愤,当时真想给邓良这个小子点颜色瞧瞧,这样欺负一个跟自己生活十几年手无寸铁的女人,他他妈还算是个爷们吗?

    但从我当时的角度出发,我也没立场对邓良采取什么行动,只好暗留意着苏漫的一举一动。

    后来,苏漫就消失了,再后来,我得知她居然在城村那种鱼龙混杂的环境里开了个麻辣烫小吃店。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很复杂,可以说既为她心痛,又佩服她的勇气,苏漫这样一个柔弱的女性,敢在城村那种底层民众聚居的极为复杂的环境里开小吃店,勇气实在是可嘉,同时,我心里也暗暗担心她会遇到什么麻烦,毕竟她只是个弱女子。

    于是我就经常开车在城村那边转悠,期待有一天能和苏漫偶遇,终于,有一次我的车经过那边时被苏漫看到了,于是我就顺理成章地要求到她的小店内看看,接下来我们就产生的联系。

    当时,我是希望借助这个契机帮她一把,给她一笔资金,让她按照自己的心愿做点她喜欢的事情,可是苏漫是个非常内向腼腆的人,可能是为了避嫌吧,她坚决不肯收下我资助给她的那笔钱,这让我心里感觉很无奈。

    后来,我又找了几个机会约她见面,可是苏漫都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推辞了,终于和我见面了,但可能当时我表达方式太急切了吧,吓坏了她,导致她后来再也不敢出来见我了,这让我更加无奈。

    但我在心里还忍不住总是想起她,想起她那种温婉含蓄的气质,那种淡淡微笑欲语还休的神情,甚至是她身上那种熏衣草味道的淡淡香水味儿,都让我回味良久。

    我在心里不住地反思:凭我朱云修今日的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多少年轻漂亮的小明星、小模特、小白领,平时明里暗里地向我眉目传情,有的甚至公开向我示爱,根本不忌惮我的已婚身份。

    可为什么我对这些年轻漂亮的女子都可以做到视而不见,反过来,在我面对苏漫时,却象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一样,对她这样一个三十几岁的离异女子朝思暮想魂不守舍呢?

    我仔细分析了自己的心理,觉得有以下几点原因,一是因为苏漫那种气质非常象我的初恋芸,尤其是她的五官和神态,和芸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我在她身上找到了一种久违的初恋时的感觉。

    还有就是,苏漫身上那种温婉含蓄欲语还休的气质是东方女性身上独有的特别韵味,这种韵味儿非常令男人着迷,我只是凡夫俗子,当然也不能免俗被其深深吸引。

    最后还有一点,就是苏漫虽然三十几岁了,但她身上还保留着少女时期一种非常纯的气质,她在与人对视时,看人的眼神非常柔和,但还不可避免地带着一丝羞涩,这种感觉和通常意义上那些三十几岁已为人妇为人母的女性形成了鲜明反差。

    一般的女性在这个年龄段,早已经是经历了多年婚姻的洗礼,是几岁孩子的妈妈了,她们在举手投足甚至是与人交流时,已经没有了当初未嫁时的羞涩和腼腆,她们眼也没有了当初的天真和无邪,取而代之的是生活带给她们的疲倦和淡定。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苏漫身上还保留着少女时期的一丝清纯,这一点很可贵,这也是让我对她流连忘返欲罢不能的主要原因,尤其她对我的追求还一再拒绝,更是令我感觉烦躁不安,甚至日间工作时都会心猿意马,经常想起她,眼前浮现出她柔美的身影。

    苏漫不能接受我,我就默默地保护着她,那次偶然撞到她出的那起车祸后,我专门派人调查了事故原因,发现那不过一起纯粹的意外事故,但是同时我也发现了和苏漫走得很近的一个叫叶星的男孩子,他和别人不为人知的一些秘密,我对那些秘密没有兴趣,我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危害苏漫的安危就可以了,所以我给叶星寄去匿名信,让他远离苏漫。

    为了让漫死心,我还给漫寄了和叶星有关的两个重要地址,我想,如果叶星在她心目真有那么重要的地位,她会去探求的。

    没想到她真的去探求了,结果就是她发现了叶星一直隐瞒她的一些真相,最终他们终于彻底分开了。

    我这样做并不是不想成人之美,也不是因为嫉妒,而是觉得苏漫和那个男孩子确实不合适,同时,也害怕他们会对苏漫造成重大伤害。

    原来,我本是想让苏漫给我当个固定的情人,反正她已经离婚了,而我和谢方菊的婚姻也早已名存实亡,所谓的完美夫妻不过是为了面子给别人制造的假象,我们夫妻早已经分床多时,平日里也很少交流,只是碍于我们的社会地位,避免产生不好的社会影响,还有我们之间毕竟还有一个女儿,这些都促成我不能轻易和方菊提出离婚。

    但是经过我几番示爱,苏漫就是不肯接受我,我想是不是因为她在意婚姻那个名份呢?

    为此我苦思冥想,也反思了我和方菊婚姻这些年走过的点点滴滴,想到我们现在夫妻分房而睡,平日基本毫无交流的现状,我觉得这份婚姻维持下去其实也没有多少意义了,所以在经过左右权衡之后,我向谢方菊提出了离婚。

    我万万没有想到,方菊对我这个离婚请求反应会如此强烈,我提出的当时她就哭了,然后哭着高声质问我道:“我都已经允许你在外面包情人了,你还想怎么样?为什么就不能为我保留一个正室的名份呢?难道咱们夫妻十几年,你非要做得这么绝情吗?”

    面对方菊的痛哭流涕,我心里也很难受,我耐心地和她分析道:“方菊,你觉得我们的婚姻已经到了目前这个地步,夫妻分房而睡,平时除了女儿的教育以外,咱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交流,就象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一般,这样的夫妻关系继续存在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与其维持着这样一层虚伪的婚姻面纱,不如彻底揭开它,放彼此一条生路,方菊,你说是不是?”

    未料,面对我苦口婆心的劝说,谢方菊非但不听,反倒象歇斯底里般暴发起来,她哭着冲我高喊道:“你少跟我说这些废话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喜欢彤彤的妈妈对不对?我都看了你的日记了,你在日记里说苏漫不肯给你当情人,一再拒绝你的追求,让你很苦恼,所以你正在犹豫要不要离婚,然后给她个正式的名份,这才是你提出离婚的初衷,对不对?”

    一听这话,我愣住了,怔愣之后,我严肃地质问方菊道:“你居然偷看我的日记?你知不知道夫妻之间也要尊重个人?”

    方菊一边抹眼泪,一边没好气地对我说:“你都敢写,还怕人看?夫妻之间有个人!但你这明摆着忘恩负义!你忘了我谢家当初是怎样扶持你的了吗?现在你飞黄腾达了,就想休妻,朱云修,你还有没有点儿良心?”

    谢方菊在说这一番话时全然没有了往日她呈现给外人的那柔美端庄的一面,披头散发面红耳赤眼睛红肿,看上去和任何一个市井泼妇没有什么两样,我知道这样跟她针锋相对吵下去只会搞得两败俱伤。

    于是我站起身,冷静地对她说道:“算了,你现在情绪很激动,这种情况下咱们谈不出什么结果的,还是等你冷静下来再说吧。”

    说着,我穿起外套就要出门去,方菊在客厅里声嘶力竭地对我喊道:“朱云修,你想和我离婚,这辈子也别想了!除非我死了!”

    我以为方菊只是说句气话,于是叹了口气,没有回应她,径直出门去了。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方菊后来居然会自杀!幸亏被家佣人及时发现,送到医院救治,才没有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经历了这场生死劫难,方菊也想开了,最终放我一条生路,我们心平气和地离婚了。

    但是,尽管我离婚了,苏漫还是没有接受我,她说愿与我做一对淡如水的君子之交。

    唉,我在心里无声地叹息,不过我尊重苏漫的想法,能与她这样外柔内坚的奇女子做一世君子之交,也是一桩不错的美事。

    当然,以后的岁月里,在我们温润如水的交往过程,如果她能慢慢被我感动,接受了我这个人,和我携手做一对相伴一生的恩爱伴侣,那对我来说将是一桩更为美满的事情。

    我默默地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br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天人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