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天人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星际之修炼指南 绝世盘龙 华丽逆袭

第十六章二十道神力纹

      蓝晶晶的湖水下蕴含蕴含着大量寒气,湖水中蛰伏有数种强大的生物,有妖兽还有一些植株,可谓是样样俱全,丰富多彩,待在湖水内也不会觉的无聊。

    “嘶!~好冷!”落入湖中瞬间,萧元感到肌肤如针扎般疼痛,那是寒气化作实质在刺激他的肉身,让他不断的激发体内的潜能,这便是淬体的本意。

    大概一个时辰过后,萧元的体表在湖水中形成了一层冰霜,他的肉身难以抵挡寒气的侵蚀,不过好在他关键时刻咬下一块天火丹,这种劣势才得以逆转。

    不过当天火丹庞大的药力化作滚滚洪流给他带来暖意的同时,也有磅礴的灵力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经脉,让他忍不住要破入下一个境界触灵境。

    “我不能破功啊!!”萧元咬牙,用意念引导体内的灵气,让它们不要往腹部丹田处聚集。

    经过几日的学习,萧元彻底扭转了自己先前的无知,他了解到淬体虽然有十重,但是鲜有修士能从淬体九重巅峰达到十重境界,因为在突破的时候,稍有不慎便会直接从淬体九重之境破入触灵境,因为淬体十重与触灵境之间的界限很是不清,虽然很是相近,但是其中本质确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据太玄清所说,淬体期仅仅是诺大的炼体大体系中的一个大境界,也是最为初级的大境界,在这个大境界中还有十个小境界,当十个小境界迈过之后便会突破到下一个大境界,这才是最正宗正源的炼体之道,至于炼体大体系究竟有多少个大境界,这都是后话。

    言归正传,此时身处蓝湖的萧元却不像之前那么悠哉悠哉,他不仅感受到了寒气甚至感受到了比先前还要重的压力。

    “这冷面女不知道怎么搞得,好端端的湖水被她变的寒冷异常,甚至有巨大的水压,我得想办法克服!”萧元心思急转,感受到身上那逐渐增加的重力,他不禁有些吃力。

    “如果我再服用天火丹的话,恐怕我的修为便不自主的略过淬体十重,踏入触灵境,这样的话岂不是更达不到冷面女的要求?可是不服用天火丹的话我的身体又会被冻僵,这该怎么办?”

    萧元在湖水中不断的游动,不能让自己保持一个姿势,因为这样能防止他被突兀的寒气所冰封,不过眼下压力剧增,萧元每次挥舞手臂时便会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阻力自手上传来,像是在泥沼之中拨动。

    这正是蓝湖被稍微激发的后果,此时随着时间的流逝,蓝湖内更是不可同日而语,萧元若不动用全身力气恐怕难以在湖水中游动。

    他在游动的时候,心思百转,纵使一时半会可以支撑,但是萧元估计若是自己不经常吞咽天火丹,那么恐怕难以在水中待上三个时辰,此刻他正面临着之前所没有的困境。

    借着之前的药力,一天的时间过去了,他的体表再次凝结出片片冰花,甚至连面部都已经有冰晶存在,之前的一幕再次重演,眼看形势越来越不利,萧元心思如电。

    “对了!我可以只取天火丹之火,而弃天火丹药力!”终于他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甚至有点儿馊主意的意味。

    此法便是把天火丹抹在自己身上,且量不能多,依靠天火丹内最为原始的‘火’让自己周身发热,但是却不使用天火丹的药力,因此可以摆脱服用天火丹的弊端。

    想到什么萧元便立刻行动,他将口中的天火丹捏下一块,然后弄成粉末,在水中抹在自己身上,瞬间一股暖意覆盖在他的体外,且这股暖意不多不少刚好能将那些寒气给削弱些,同时也不至于将寒气彻底抹除,这样也能达到炼体的效果。

    在涂抹的过程中萧元特意避开了自身的窍穴,免得药力借由周身窍穴被自己给吸收,到时候依旧会破入触灵境。

    只有适当抹上一些,这样才可以保证自己体表有暖洋洋的火意,还能保证自己不吸收天火丹的药效。

    这一刻萧元找到了一个折中的方法,即使红衣女子恐怕也想不到他会这么做,不过若是她知道的话恐怕萧元会更惨,因为萧元这完全是在投机取巧,并不是真正的淬体,而是应付差事。

    不过好景不长,在经历了短暂的修炼之后萧元发现自己这般亦如饮鸩止渴,不是长久之法,因为这般修炼下去,强度不够,虽然萧元能坚持十天半个月,可是战力上却难以达到太玄清的要求。

    这样的话无异于自欺欺人,恐怕等十天期限已到太玄清定会不满萧元的修炼成果,到时候又会经历什么,他不敢想了,保不准将自己丢到更为残酷的地方去磨练。

    “看来小爷还必须得经历这些寒气的折磨了!”

    萧元自语,目光中闪烁着坚定之色,既然踏入修道界,那就不要怕艰难困苦,他挥手擦掉自己身上的天火丹粉末,他决定让自己经历严酷的考验。

    刷!

    当粉末擦去之后,他的肌肤再次感受到刺骨的寒气,不过因为他在水中一直淬炼肉体的缘故,先前难以忍受的寒气此刻竟然能坚持下去,不过还需要隔一段时间在自己身上抹一些天火丹粉末。

    “难不成那冷面女就是打算让我这么淬体的?”萧元狐疑,同时也很不满,觉得冷面女老是喜欢打哑谜,为什么话总是不说完呢?难道这就是高手的通病?真是让人无语。

    若是红衣女子知道萧元的想法后一定不屑于理他,因为冷漠是她一贯的性格,并不是她喜欢打哑谜,要知道这几天她对方元说的话比跟别人说一辈子的话还多。

    当萧元按照自己的猜测行动之后,湖水中不过数个时辰便漂浮着大量天火丹粉末,那是他从身上刮下来的,这时湖水并不平静,一股股暗流突然向着萧元席卷而来,确切的说是向着他四周的天火丹粉末席卷而来。

    只见一条数丈大小的银龙鱼突然出现在他的周围,张开大嘴不断的吞噬着四周的天火丹粉末,因为那丹药粉末蕴含大量灵力,对银龙鱼是大补之物。

    稍久,吞食完天火丹的银龙鱼好奇的盯着萧元,似乎不明白眼前之人怎么会有那般美味的东西,下一霎,银龙鱼一个欢呼,向着萧元游了过去,同时嘴中还吐出一个彩色泡泡,似乎是对萧元表示友好。

    啵!

    萧元被大家伙给吓了一跳,不过看它在吐泡泡也没怎么在意,甚至还用手触碰向那彩色泡泡。

    只见这平淡无奇的泡泡在接触萧元的一瞬间,一股巨力骤然产生,让萧元脸色大变,收手已然来不及,这一刻他手臂扭曲,仿佛被远古神山给撞了一下,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若非关键时刻他的五脏处有道道暖流传出,他估计仅被这个泡泡碰一下自己便会身体爆开,这还是银龙鱼没有伤害他的心思,纵然如此他也受伤不轻,可见银龙鱼的恐怖之处。

    “好好恐怖的生物!这是要小爷的命啊!我得赶紧离它远点儿!”

    萧元内心大惊,被撞得七荤八素,口鼻皆有鲜血溢出,本来以为只是冷面女养的垂钓之物,哪曾想区区一条银龙鱼竟然这么恐怖?要不要这么吓人呐!

    当萧元想要离开的时候,那不远处的银龙鱼也紧随而至,它仿佛铁了心要跟着萧元玩玩儿,不断的追着他吐泡泡,见到这一幕萧元脸都绿了,当真是欲哭无泪,这是要命的玩意儿啊!

    这滑稽的景象,就好比一头巨龙非得追着一只蚂蚁玩耍一样,稍微不留意都能将蝼蚁给踩死,甚至放个屁都能将蚂蚁给崩死,眼下萧元遇见的就是这种情况。

    “哎呦,这头死鱼,追着小爷干嘛!不行,我得到湖底去躲避一下,希望在那里避开这蠢鱼!”萧元迅速作出判断,因为没有到十天的期限,所以他离开不了蓝湖,就这样他手脚并用,向野狗刨水一般向湖底游去。

    与此同时,他为了恢复自己的伤势猛咬一口天火丹,吞咽了下去,瞬间一股火焰出现在萧元的体表,旋即一股庞大的药力在他的体内经脉处奔流,让他伤势急速恢复。

    若是将他的经脉比作独木桥的话,那么此时他体内精纯的药力就是千军万马,不断的踩踏着独木桥。

    “嘶!”萧元惊颤,脑门儿直冒凉气,因为此时他体内各处经脉同时有灼热的灵气在奔走,让他经脉感到拉扯般的疼痛,这是庞大的药力带来的冲击感所致,寻常凡人大口吃馒头尚且觉得肚子涨疼,如今萧元体内灵气太多,经脉便感到疼痛。

    如此磅礴的药力将他的体内所有伤势都修复完好,在修复好伤势的同时,萧元的肉身也得到了锻造,变得比之前更加坚韧,不过代价就是需要受到严重的伤害,这就是修道界所谓的破而后立,破茧成蝶。

    之后许久,经脉中的那股灼热之感依然存在,显然是萧元低估了天火丹的价值,他的体内残存的药力在冲撞经脉,如同疯狂的莽牛,让他疼痛难忍,好几次都想要喊叫出来。

    若是受伤之时这些药力存在一些尚且无事,可以缓缓的修补伤势,可是当他恢复如初后这股药力还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那对萧元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萧元不知道的是,在庞大的药力冲刷之下,自己的肉身的潜能也在不断的激发,每一寸血肉都在竭力吸收那股药力,每一寸肌肤变的都更为强大,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好处。

    一些隐世家族子弟淬体便是用‘熬炼’的方式,收集各种天材地宝投入丹炉之中,然后淬体之人进入丹炉,在那里不断的与天材地宝混合在一起,最终‘丹’成,不过是人丹。

    至于丹炉中的那些天材宝物被淬体之人所吸收后,助他们铸成无上宝体,一经出世便横扫天下。

    对于萧元来说,只要不是自身小腹丹田处吸收灵气,仅仅是肉身吸收灵气那也称得上是淬体,若是自身丹田吸收过多的灵气,那磅礴的灵气便会刺激丹田,导致它开始不由自主的加速运转,然后就有可能破入触灵境。

    所以此时萧元尽量让血肉吸收那些精纯的灵气和药力。

    体内积聚如此多的灵气与药力,这一刻萧元竟然有了无处释放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只觉得吃下这天火丹之后体内不光有强大的药力,还有一股邪火在升起。

    萧元感觉到此小脸一红,作为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对男女之事已然有所耳闻,虽然有时还在梦中憧憬过,但是一直也没有发生漏丹的情况,先天之气也保存完好,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萧元不是个男子汉,相反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很清楚身下的龙角抬起代表着什么。

    察觉到身下的异样,萧元脑海中闪过片片景象,俗话说,动心起念皆由肉体,若念不起则心不动,若心不动,则体稍安。

    “呸!怎么能想这些呢?爷爷说这都是成亲之后才能想的事情!我还小,咳咳还小。”萧元小脸红意更甚,试图让自己分心,可是天火丹既然有火字,那么这个火可以包含很多火。

    虽然是天火,但是天火包罗甚广,在某一种程度上比人的**更为强盛,因而修道界顶尖的的壮阳丹都是用天火淬炼的,那一颗丹药对于喜好房中术的修士来讲堪称无价之宝,常常有色中饿鬼对此争得头破血流。

    眼下对于十六岁的血性萧元,正值青春壮年,他无福消受天火丹之中的‘火’和那如洪流般的药力,他很确定若是自己不想办法解决体内的药力,那么自己突破触灵境事小,憋屈致死事大,到时候玩笑就闹大了。

    “有了,既然这药力能修复伤势,我可以继续让自己受伤,然后”萧元小脸扭曲,不过眼睛雪亮他想出了一个称之为馊主意的好主意,那就是继续受伤,不断的消耗体内的药力。

    想要养伤很难,但是受伤却很简单,萧元对着身后的银龙鱼洒下天火丹粉末,本来已经放弃跟萧元玩耍的银龙鱼,像是闻见腥味的猫,欢呼一声,向着萧元冲了过来,巨大的水流让萧元的身形摇摆不定,那触目惊心的泡泡再次撞上他的身体。

    噗!噗!

    他口吐鲜血,刚刚修复的身体再次受伤,且这次可能是银龙鱼太过兴奋,一举吐了十个泡泡,这让萧元头皮发麻,连连向后退去,不过很显然他的速度比不上银龙鱼的速度,最终被两个泡泡瞬间击中。

    砰砰!

    两声爆响传出,萧元的身形如同断线的风筝,砸向蓝湖深处,这时他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胸口塌陷,腹部有一道裂痕,整个人受伤极重,身体定在蓝湖中,迷糊的萧元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这次可能玩大了,有可能会将自己小命给搭上,浑身在接连的受伤下已然麻木。

    良久,在天火丹残余的药效下,他的伤势终于完好如初,先前的银龙鱼给他来的那几下,几乎要了他大半条命,此刻他心有余悸的看了看上方正在游荡的银龙鱼。

    不过再一次肉身恢复后,他仿佛经历了涅槃重生,每一寸血肉坚韧程度更胜之前,恢复之后他感受到有使不完的力气,这次估计十天过去后,自己能在神力碑上点亮二十道神力纹,想到这里萧元内心一阵激动,觉得先前自己花样作死是值得的。

    此处的湖水较为幽蓝,不如上方湖水那样蓝晶晶的如同蓝宝石,这里的湖水带着些许暗色,或许是所处太深,光线难以达到,所以略显黑暗。

    在这里萧元按照一篇得自武道殿中的炼体残法进行修炼,此法每次修炼萧元都有一些古怪,具体他说不上来,这时经过先前的两次血肉涅槃,萧元的肉身已经能抵御四周的寒气与压力,确实有着显著的提升。

    转眼间,十天已到,萧元倏地化作一道利箭向上暴起,不过一个时辰便来到湖面上,速度远超之前。

    刷!

    他化作一阵风在绿茵地上飞奔,转眼间便来到神力碑的近前。

    轰!

    没有过多言语,他伸出左拳骤然打向石碑,下一霎一道道神纹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萧元粗略的估计一下竟然有十五条之多,不过数量还在上涨着,最终点亮的神纹数在二十道,比起之前的七道神纹,这般成果值得自傲,不过比起红衣女子的要求七十二道神纹还要差的远。

    这一刻就连萧元都在怀疑,红衣女子她要传给自己的是什么功法神通,怎么需要这么严苛的要求,萧元这些天了解到,这神力碑是一些无上教廷和不朽家族测试子弟的重要标尺。

    他们规定凡是在淬体九重能点亮七十二道神纹的就可以当做核心种子进行培养,被誉为宗门的传承者,届时门派内的资源享用不尽,能常伴于大能身边听他们讲经论道,替大能收拾手札,行记名弟子之礼。

    至于那传说中的八十一道神力纹点亮者,更是只在传说中,几乎不存在,至于太玄清对萧元的要求,也仅仅是达到传功的七十二道即可。

    回过神来,萧元也在思考一个问题,那些七十二道神力纹点亮者,乃至于更高,他们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强劲?现今萧元已然觉得自己无比强大,难道与他们还有如天般的差距?

    “唔,罢了,小爷不想了,那些妖孽们不论你们有多强,我都会迎头赶上!将来的一天,我们必定要碰面,届时我定要好好领教一番!”身负无上天经的萧元,拥有莫大的造化机缘,此时内心激起万丈豪情,少年人当有冲天之豪气,当有远大之抱负!

    谁能言我不如你?谁能言天下无敌?一切遇见便可知。

    内心思绪纷飞的萧元缓缓的走至蓝湖近前,一个纵身重新回到蓝湖里面去,开始了他重新修行之路。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天人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