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天人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番外十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番外十

    “臣妇等,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千岁!”一众命妇们,行大礼参拜。

    香枝儿坐在上首,面带微笑,示意身旁的太监,唤了一声起。

    “只是一场寻常春宴,各位夫人们何需行如此大礼,下次大可不必如此。”她语声温和的说道,随即赐坐。

    “上下尊卑有别,这是该有的礼数,皇后娘娘免了礼,那是对臣妇们的宽容……”

    “娘娘宅心仁厚……”

    不过随意的一句话,便迎来这么多的奉承之辞,香枝儿无奈的一笑,倒也没再继续纠结这个。

    “禀娘娘,太子殿下到。”

    一众命妇闻言,几乎是立即便朝外望去,不大点的人儿,昂首阔步,气势逼人的走了过来,一众人等再坐不住,纷纷起身。

    “臣妇等,见过太子殿下!”

    “免礼。”太子抬了抬手,神态温和,语气轻缓的道了一声,神态举止,像足了其父其母。

    “儿臣参见母后。”元哥儿行至跟前,拱手见礼,不大点的人,举止礼仪半点不差。

    香枝儿看着她,脸上带出慈爱之色:“不是说跟着先生读书吗,怎么倒是过来了。”

    “父皇刚才考校儿子功课,言儿子书读得还不错,便放儿子歇一日,这就过来寻母后了,不想母后却是在宴请各位夫人。”

    “既是来了,便过来母后身边坐下吧,今儿各家夫人也带了家中小姐们来赴宴,倒是可以一处玩耍。”他也不过才六岁大的人,倒也不必计较什么男女之别。

    一众夫人们,也正因为宫中有孩童,所以特意带了家中差不多大的小姐来赴宴,可不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若是能入了太子的眼,与之玩到一处去,对家里也是有着莫大的好处的,以后会如何不指望,只眼下就能得利不少,若是长远打算……

    “娘娘说得极是,太子殿下每日勤学苦读,也着实辛苦,难得歇一日,倒是可以好好放松放松的,我家小孙女儿今年也是六岁,倒是与太子殿正同年,可不正好能玩到一块儿去。”

    这话说得十分直白,惹得旁的夫人们看向她的目光,都略有些怪异。

    “王夫人你家的孙女儿,倒底也只是人女孩儿,女孩好静,男孩好动,与太子殿下怕是玩不到一块儿去,倒是我家这小子,比殿下年长一岁,性子活泼好动,与殿下却是能作个伴的。”

    “你家那野小子,皮得跟猴似的,我老早就听说他的名声了,听说把上门做客的孩子,给打得哭着回去,也着实少了些礼数,这般的小子跟殿下一块儿玩,哎呦,可别将殿下也欺负哭了。”

    “你这话听着有些不对啊,难不成在你眼里,太子殿下堂堂储君,竟是胆小怕事之辈了?”

    这话一出,顿时将那位夫人吓了一跳,连忙跪了下来:“皇后娘娘明鉴,妾身绝无此意。”

    “好了,各位也不过都是些闲谈之语,不必放在心上。”香枝儿并不计较这些,而是看向太子。

    元哥儿接受到自家母亲的目光,随即便是一笑,道:“孤在宫中也确实少了些玩伴,今儿各家来的哥儿姐儿们若是不嫌弃,便我等一起玩耍吧,前儿我宫中的太监,做了不少纸鸢,今儿倒是可以一乐。”

    “这倒是不错。”香枝儿含笑点了点头。

    随即各家的公子小姐们纷纷出列,跟在元哥儿身后,领着一群侍候的下人,放纸鸢去了。

    “太子殿下小小年纪,就这般知礼懂事,皇后娘娘果然好福气。”

    “可不是嘛,妾身听闻,殿下的功课也做得极好,难怪连皇上也夸的。”

    香枝儿听着一句接一句的夸赞之辞,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身居高位,但凡有一丝丝出彩的地方,就能被人奉承得天上有地上无的,也亏得孩子没在跟前,要不然怕不得沾沾自喜了。

    “哎呦,娘娘你快看,纸鸢放起来了,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太子果然是个能耐的。”

    “这纸鸢也做得漂亮,东宫的太监手也巧得很。”

    一只接一只的纸鸢放上天空,众位夫人们已是坐不住了,不时有人抬首张望,不知道飞在空中的纸鸢有没有自家孩子的,若是没有,那可就衬得太笨了一点,不免在太子跟前失色。

    香枝儿从在上首,见一众夫人注意力已是完全被吸引了过去,不由一阵失笑不已,开口道:“瞧着他们也挺热闹的,不若咱们也过去看看吧!”

    她这提议,顿时引得各位夫人连连应声,随即便各自起身,跟在香枝儿身后。

    “母后,母后,你快看我的纸鸢……”元哥儿见到一群人走了过来,打头的正是香枝儿,不由激动得连声叫唤着,倒底还是个孩子,平时看着老成持重,但这一玩起来,倒是把什么都给忘了,倒也越发像个孩子。

    香枝儿不由朝他挥了挥手,暗笑一声,这才是个小孩子该有的样子嘛。

    “太子殿下的纸鸢放得最高的,果然不愧是太子……”

    “正是正是,连放纸鸢都比旁人强,太子果然不一般啊!”

    香枝儿听着一句接一句的吹捧之辞,暗自好笑之余,也是十分无奈。

    “皇上驾到!”属于太监的尖锐之声,一声高唱。

    一众夫人们听到这一声,顿时吓了一大跳,皇上竟然来了,一个个顿时低眉顺眼,俱不敢抬头张望。

    “臣妇等,见过皇上。”

    “众位夫人都还在啊,莫不是朕来得不是时候。”周承泽一脸恍然模样。

    香枝儿听着这话,露出无奈的笑意:“皇上怎么过来了。”

    “听说你在看太子放纸鸢,竟是有这般的兴致,我可不就过来凑个热闹了。”周承泽笑看着她回道。

    后宫中只皇后一人,众位夫人们也是早就知道,皇上、皇后夫妻恩爱,非一般人可比,不曾想,皇上在皇后跟前,竟是连点架子也没有,甚至都不自称为朕,而是说我,这般的亲热,帝后间也是少见。

    纵观历朝历代,多少皇后只是摆设啊,无不是宠妃在后宫中横行,也惟有眼前这一对,倒真能称一声恩爱夫妻的了。

    这还是帝王之尊呢,着实难得,想他们各自家中,哪家不是妻妾成群的,家里的都还罢了,有那不知足的,还在外面养外室,也着实丢份的,人跟人果然是没得比,皇后的福气,也非一般人能比啊!

    一众夫人们,看向香枝儿的眼神,无不是羡慕之色,得帝王宠爱,儿女双全,几位皇子也皆她一人所出,这般的好命,别说整个安国,就是加上周边临国,也都再寻不出第二个来的。

    “各位夫人们都还在呢,你来凑什么热闹。”她不由嗔怪了一句,她是在宴请命妇呢,他做为皇帝,实不好出现在这样的场合。

    “难得这会儿有闲,还不允许我过来看看你,这般的不能随心所欲,我这皇帝做得也太没意思了吧!”周承泽只盯着她瞧个不停。

    两人话说得小声,但离得近的夫人,还是听得见,不过听见也就听见了呗,倒是谁脸上也没有异色,毕竟大家心中都有数,这对夫妻十分恩爱。

    “你瞧瞧元哥儿,这小子我还真当他学得稳重了呢,竟是一玩起来,都不知道收敛自己的性子了。”周承泽看着远处,笑说了一句。

    “他还这么小,你倒是把他给管得这么严,得失了多少欢乐啊!”香枝儿不赞同道。

    “我可指望他早些出息,好将一身重任都交予他,届时咱们俩便可游山玩水,再不管这些闲杂事儿……”

    香枝儿这还是头一回听他说,不由惊喜的问道:“你这话可是当真?”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倒是从来也没有过。”香枝儿应道,脸上已是满满的欢喜。

    番外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天人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