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天人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绝世盘龙 星际之修炼指南 豪婿临门

7.16 救——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帝都皇家实验室,一台台大型的医疗反应仪器正在运作,这些医疗仪器是今年年初从枪焰领地上买过来的。作为医疗实验仪器,对温度控制、对压力控制幅度要比化工仪器低得多,但灵敏度要高两三个小数点。

    整个设备上没有传统仪表盘,全部是电子石英显示器,这代表着这批设备运用了电子新技术。

    例如1:测试温度不是热胀冷缩式的水银计量,而是金属铂丝热感电阻式温度计。

    2:测试内部压力也不是普通液压油指针式仪表盘,而是在压力下传感器形变而电阻变化的压力测试器。

    枪焰家族主导了全国机械师制造者的联盟,整合了技术研发能力,同时利用政治上的强势,通过威斯特的丰源家族和血蔷薇家族的关系,介入了医疗和人造粮食这两个过去封建家族制度下壁垒极高的高利润、高政治话语权的行业。给那些非军火行业技术领域,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

    兮云对秉核的一举一动了解的很清楚,自然是知道秉核研制了医疗设备,所以就写信找秉核索要了这一套设备。秉核很快送货过来,并且派遣了三个机械师现场调制了医用设备。

    坐在工厂办公桌后的兮云,拿着秉核的信件,睁大了美眸,似乎对秉核信件的意思很不解,而在兮云面前,三个机械师则是一言不发。

    来自枪焰家族的机械师自然知道秉核信件上写着什么。

    十天前秉核可是亲手调试了这些医疗机械,在临行前对三位机械师千嘱咐万嘱咐,一定要将设备费用给拿回来,千万不能让皇室的人吃白食。——秉核似乎丝毫没有考虑提货方是自己的未婚妻。

    二十一世纪的公司虽然还避免不了亲友关系影响公司财务决策,但是在财务上绝对是避讳任何家庭关系,进行明确的财务登记。

    但在这个封建时代,下面的人混淆亲友和公司的关系绝对是常事。草创制度的秉核,为了应对封建文化的挑战、为了不让下面人瞎搞、为了对下面的人有理有据的赏罚,制度当然是要从自己这里落实。

    秉核给兮云公主殿下的信件,给了兮云公主两个还债方案。

    第一:一次性付清十五万里拉的设备费用。

    第二:建立一个制药工厂,枪焰联合工业盟投资持有三成股份。

    在医牧区金属骷髅天灵盖处的办公室中,

    兮云放下信件,微笑的对着三位机械师说道:“那木头,还说了什么?”

    一位机械师说道:“殿下,秉核冕下很支持殿下的科学研究,冕下愿意私人为殿下提供十五万里拉的研究费用。”

    这位机械师拿出了一张秉核亲笔汇款单,汇款单上需要兮云在收款处签字。

    兮云见状眼神中露出些许困惑,她有点不懂秉核为什么要绕这个复杂的圈子,但稍微思考,勉强对接上了秉核的想法。

    两人作为正式的订婚关系,即将组合成一个家庭整体,私人的经济往来是无可诟病。

    枪焰和圣索克眼中,秉核和兮云是政治联姻,而秉核自己却试图将婚姻和政治分开。

    这十五万里拉是秉核为未婚妻的工作准备的资金,但是绝对不能让人误解为秉核身后的集团,能被皇室予取予求。

    兮云捻起了这一张轻飘飘的纸,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回头告诉他,最多一成入股,剩下的,他会得到的更多。”

    【制药设备是兮云索要的,而兮云之所以索要这些制药设备,是为了一个计划。在她的计划中有为秉核考虑的因素,当然这只是她的想法。】

    蒸汽历1030年早春,一场人祸无声无息出现在帝国境内。

    随着帝国的铁路运输网络频繁的跟各个大城市交换货物。一种啮齿类小动物也顺着铁路系统,将一种细菌扩散到了很多城市。在短短三个星期内,帝国的各个城市的下城区中出现了疫情。

    帝国的下城区中虽然存在着金碧辉煌的富人区,但是藏污纳垢的地方不少,木板材料的房屋林立的贫民窟中,到处都是烂菜叶、垃圾堆、粪便和蚊虫。

    在这些贫穷的地方,很多人出现了打喷嚏、咳嗽、吐血、昏厥和高烧不退等症状,这些穷人无声无息的死在了家中,尸体被收尸人拖到了城市外裹上麻袋,装上石块,丢到了河流或者是天然的烂泥池塘中。

    对帝国来说,这些人死了也就死了,整个帝国境内每年都有老弱病死,谁也不觉得什么。

    当然随着时间的流逝,疫情也不断扩大,渐渐扩散到了较为富裕的中产阶级城区,医师们开始了忙碌,但是医师们确认了这种病症有着相同的特征。

    死亡的病患尸体,个个全身发黑,凸着一双睁大的眼睛,痛苦之状令人惨不忍。这是鼠疫的病状。

    整个帝国城市的贵族中终于认真了起来,瘟疫这东西在御兽历以及更久远的时代,一次瘟疫带走上千万人性命不足为奇,历史上哪些大瘟疫带来的恐惧,在帝国内蔓延着。

    细菌引发的瘟疫,主要是传染性强,致死率倒是‘不高’当然这个‘不高’是有一个前提——抗生素。

    二十一世纪的地球自从抗生素产量普及以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中世纪那种动辄收割一个城池接一个城池的巨大瘟疫。南美和印度那种贫民窟那个人口聚集量和卫生基础条件,要是在中世纪那是能出现极度恐怖的瘟疫。

    但是此时的西大陆,抗生素这类药物是医牧师生产控制的。虽然抗生素一直以来就有,但从炼金术演化而来的药物制造技术,被医牧师视作攫取资金和地位的手段。抗生素的产量一直是之服务于少数人口。

    医牧师无医者仁心的文化,宗教历结束后,失去信仰的医牧师,坐拥两大核心法术能让他们在瘟疫中冷眼旁观。

    第一:就是细胞再生术,能让伤口快速愈合。

    第二:是微生物分解术。能够将一个人的身上同类细菌,或者病毒这种小结构直接拆掉。

    这两类法术追溯到古魔法时代,就是医疗术(加血),和负面状态驱散术。

    当代造粮师的‘冷血’是来源于对社会组织的无奈,而医牧师们的‘冷血’则是瘟疫事不关己。

    而帝国应对瘟疫,也是异常严苛。

    【春季是一个生命复苏的季节,但蒸汽历1030年圣索克的春天,却是恐慌与血腥的】

    圣索克中部的众多城市中。

    军队将大量疑似感染者的人驱赶到广场一样的隔离区。当然事先会做出一些分隔,青少年会被分隔出来,年轻的女性也会被挑选出来,单独安置。

    这些隔离区被围墙围住,围墙周围设有重机枪阵地。每日清晨,士兵穿着防护服进去将一批死人清理出去。当死亡的人越来越多后,墙内的人也越来越绝望,当绝望到达一定程度,墙内的秩序也就崩溃了。

    当确定自己感染后,很少有人会选择静静的等待死亡,而是选择最后的疯狂,肆无忌惮的做各种丑陋、丧心病狂的事情。

    每当夜幕降临,墙上监管的士兵因为黑暗无法也不想管的时候,杀人、侵犯、食人,这些极端事件就会出现。绝望、凄惨、残忍的叫声将隔离区变成一片鬼蜮。

    最终在一两天内,整个隔离区会陷入最混乱的状态。

    届时,外界对隔离区内部的清理尸体,检测病人病况等工作将无法进行。

    绝望的病人会如狂化的丧尸一样疯狂冲击出口,这种冲击最终会被重机枪阵地扫射彻底终止。

    而墙内一旦出现这种秩序崩塌的现象,执行封锁的士兵,就会停止供给被隔离者的食物,上报无人生还。

    在上报无人生还,封锁四、五日,当隔离区内所有人都奄奄一息时,军队搜寻幸存者、焚尸。

    这些幸存者未必是幸运的,因为先前上报的无人幸存。幸存者在帝国统治体系里是死人,他们会先被医牧师们研究免疫该种瘟疫的抗体,之后幸存者就被投入到矿区中当奴隶。

    每一次瘟疫,执行隔离的军队就有一笔人口贩卖的横财。上级知道这个情况却没有阻止,没有横财可发,那帝国就没有军队愿意做隔离工作。

    【蒸汽历1030年二月,枪焰家族某作战机械实验室】

    原本在枪焰家族新工厂中,用二极管计算机验算气动力算法的秉核,在得知南方爆发瘟疫,帝国的处理方式后,手中的笔陡然从手中滑落。

    帝都南方工业区的消息,让秉核意识到自己忽略了近现代城市发展过程中的重大威胁。随即乘坐火车赶往帝都,帝都是帝国人口最聚集的区域。

    2月21日,在秉核抵达帝都工业区后,发现大量帝都宪兵已经对工厂进行了封锁。这些帝国的宪兵们吊儿郎当腰包鼓鼓的样子,很显然在工厂居住区维持秩序中捞到了不少好处。

    秉核没精力找这帮人算账,直接进入工厂内部,却发现工厂内的隔离区是非常非常非常好的,比起帝都外面缺乏药物的情况,工厂内的药物得到了帝国医牧区供给,简直是天堂,人心还算稳定。

    在看到工厂如此情况后,秉核心里却掀起了更大的波澜。

    由于领域视角可以俯视城市的情况,在看到帝国其他隔离区的情况后,秉核不禁被巨大的恐怖震惊了。隔离区内病毒肆掠下的情况比战场的血肉横飞还要惨烈。

    饥荒,瘟疫肆虐过程中人半生半死的场景是最接近鬼蜮的场景。在隔离区的内的人,头发乱如杂草,皱巴巴的犹如破皮革样的皮肤贴在骨头上,时不时抽动两下以示还有生命,这是任何电影作品中难以描绘的画面。

    秉核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工厂区域,阴沉的表情,让工厂内试图拍马屁的宪兵军官心里发凉,连连暗骂自己手下这几天在工厂内捞油水太过,吃相太难看了。

    坐到了自己的专车上,秉核冷冷对一旁骑士问道:“帝国的瘟疫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骑士隐晦的说道:“冕下,瘟疫的源头,泄露环节已经得到了控制,帝国正在讨论如何处理瘟疫事件。”

    秉核义愤填膺:“就这样控制?就这样准备把几万,几十万买不起药物的人隔离下去?”

    骑士:“冕下你说的事情,没有让帝国中枢讨论的价值。”

    现在已经隔离了病患,同时军队系统和官僚系统都得到了足够的药物。

    仅仅几百万贱民在瘟疫中死亡,并不影响帝国的统治,帝国的军队,帝国的官僚系统依旧在稳定运作。这就如同康乾盛世,各地依旧有大小饥荒,但是只要帝国稳定,就会毫不在意这些癣疥之疾。

    骑士的态度让秉核愕然。

    骑士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份报告递给了秉核,同时说道:“冕下,这场死瘟本来是要释放给南方的敌人。然而帝国上层,错误的低估了瘟疫的扩散性。”

    意识到了这是人祸后,秉核遏制情绪,努力压低声音问道:“什么意思?这是武器,细菌是帝国的?帝国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秉核后续的语调中难掩愤怒。

    骑士看了看秉核,隐晦的提示到:“冕下,如果南方的投撒计划,由冕下来控制飞艇,跨越数百公里投放,帝国境内就不会有任何感染。但是帝国有些人,根本不愿意让您做这个。所以原计划进行投放的运输环节太多,所以…”骑士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秉核睁目看的骑士,问道:“没了?”

    这位骑士看了看秉核:“目前就是这个样子,泄露环节的成员已经在军事法庭上进行审判了。”

    秉核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用几分钟将所有的线索串在一起,逻辑推理前因后果。

    秉核的脸上从震惊到愤怒然后再到哑然,最后秉核脸上是平静,似乎自己早就应该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却低劣遗忘了。

    帝国瘟疫背后发生了什么?秉核已经大致知道是帝都争权夺利的产物,然而让秉核更加寒心的是,那个人竟然介入了。

    其实秉核在听闻的瘟疫事件的时候,就已经怀疑到她了。因为太巧了,她索要制药设备没多久就爆发瘟疫。

    而这位骑士的隐晦阐述,更是让秉核意识到,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明白她现在站在自己的利益上,但是秉核却不能与她同流合污。

    【一个半小时后,汽车在人烟稀少的道路上开的飞快,而后面十五辆车载着一百多位士兵跟在后面】

    在车队为首的车辆上

    跟随秉核的骑士说道:“冕下现在做的事情,我无法评价对错。但是帝都方面让我告诉冕下,这件事不必你来做。”

    秉核:“告诉帝都方面,人现在必须要救,我不会索要任何东西。枪焰现在寄托于圣索克保护下,而现在很多小人物也将希望寄托在枪焰麾下,他们需要稳定。”

    骑士说道:“冕下,天国召回的人,人间不应截留。”——(造粮师救世留下来的典故)

    秉核:“重点不是他们该不该去天国,而是去天国的方式不对。去天国之前别在人间营造地狱。”

    汽车驶过一个个关卡,一路上的关卡,随着士兵看到通行证立刻拉开了铁丝网。来到了087号隔离区,这个隔离区中隔离着两万人。

    秉核来到隔离区的围墙上,冲鼻的恶臭传来,秉核瞅了一眼,立刻偏转了眼睛。但是随后忍住不适朝着墙内看去。

    秉核用着高音喇叭对着城墙内部的人说道:“里面的人听着!十分钟我会打开大门,提供足够的食物、足够的药物、足够的饮用水,以及足够的被褥,但,你们必须给我保持秩序!”

    秉核走下高台。

    骑士问道:“殿下,你要进去吗?这里已经…”

    秉核:“带着枪。穿上防护服。随我进入。”

    秉核穿上战服后,穿上白色的防护服拿起枪械,顿了下,在娱乐一番后放下了枪械。跑到车厢后面,拿出了消防灭火器一样的喷雾罐头和一根铁棍。

    随着金属闸门在齿轮作用下缓缓打开一道缝,犹如食尸鬼一样的人,红着眼睛看着大门外,当他们看到士兵举着的枪口。

    这些过去是平民的人习惯性怯弱的后退,给医疗队让出了一个半弧形的圈。但是依旧围成了一个大圈。

    士兵群中秉核提着喷雾剂罐头指着靠在门口的人说道:“给我滚回去,蹲在地上。”然而这句话似乎激起了这里人的暴虐,在绝望中对世界失去一切信任的人是不会理会任何恐吓的。

    秉核前方三十米外,一个全身大片红斑的病患奋起了全身的力量,嗓子中发出了不似人类的怪吼,冲了上来,而他很显然的带动了其他的绝望的人,这些病人想将承受的绝望传给其他人。

    而在秉核身边的人准备开枪扫射这些病人,秉核却以更快的速度闪到了这群绝望的人群中,当然也进入了这些士兵的枪口前。这让原本准备开火的士兵立刻偏转了枪口。

    秉核横跨了二十米,手中的钢棍利落地捅穿了这个人,直接插碎了心脏,受击者一点的痛苦都没有。秉核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直接提着钢棍戳向另一个人。

    短短两秒钟内,三个人倒在地面上,他们胸口喷射出血水。极为浓郁的血腥气味,冲散人们的疯狂,帮助他们回忆起生命中本该有的恐惧。

    其他的人吓得给远离秉核,留下了大量的空间。若用文学形容词秉核杀戮时的气质,那就是——血煞之气。因为此时周围的人面对秉核会萌生本能的恐惧,这是人类的生物本能,在遇到老虎狮子这类抵抗失败的大型食肉动物等时才会有的恐惧。

    秉核拎着大喷雾器,继续逼近这群从疯狂中清醒过来的绝望者,然后按下了手中喷雾罐头的闸门,辣椒油喷雾从喷口对着这些依旧在犹豫,不知进退的人猛喷。

    眼睛和口腔中的剧痛,彻底让这些人失去抵抗能力,躺在地上如同待宰的猪一样哭喊,将秉核杀三人的威慑扩大了几十倍。而这些趴倒在地上的人,也使大门口那些准备开枪的士兵们失去了扫射的机会。

    “怪物——恶魔——死神——死神来了——?!”更远处聚集的人,一边撕心裂肺的呐喊一边扭头逃跑。

    看着这些人逃窜,秉核沉重的吐了一口气。

    在几千年前,骑士们也是这样凭借精良的装备震慑住农民,实际上枪械杀人更狠,但是子弹夺走人性命的过程太短,不如冷兵器刺入带出大片血肉的场面骇人。

    听到这秉核低头看着机械服手套上的血迹,不禁拷问:“怪物?如果世界是一面镜子,那么我在镜中是何等模样?”

    秉核身后的金属闸门彻底打开,手持速射枪械的人跟着进来,立刻将秉核夹在了中央。

    紧接着在秉核来不及阻止中,这些士兵对那些被辣椒油呛倒在地的人补枪。

    在087区的枪声中,带着药物和医疗器械的救援队从门口走进来,在暴力维持的秩序下开始了这场没有任何信任基础的拯救。

    抗生素的注射开始了,这些迷茫着排队的人在绝对力量的安排下接受药物治疗的过程。

    让旁观的秉核不由联系到了养殖场的鸡接受防疫注射的场景。

    低着头的秉核自语道:“人还是要救的,我不是救他们,而是在救我自己。”

    除087号隔离区外,帝都区域范围外,其他隔离区也在进行着这样的拯救。

    【十二个小时后,帝国天体塔,天台花园】

    头戴宝石额饰,身着水蓝色裙子的兮云坐在天体玻璃房间的花园中,她的掌心中有一个水晶。而在她面前显影术上,显影出了秉核进入087号隔离区,数十秒内稳定了内部局面的场景。

    兮云反复播放了数遍,水汪汪的眼睛睁的很大,目不转睛的样子,宛如少女观看偶像的演唱会,然而朱唇却轻轻抱怨道:“真是个傻子,枉我为你安排了。”

    哐当一声,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兮云连忙收起了记录水晶。

    前来的是一位医牧师,医牧师见到兮云后,取出一份报告。报告上写是皇室对鼠疫病毒泄露的调查结果。

    由于泄露的是彩镜公主负责的菌种,帝国取消彩镜公主对医牧区死瘟研究的主导权。

    兮云看了看这个处理结果后,嫣然一笑,扬起了手中的纸张,随着一阵光,纸张燃烧干净。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天人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