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天人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绝世盘龙 星际之修炼指南 豪婿临门

收尾·大婚 (8000+)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nbsp;   宫主,娶我可好,收尾·大婚 (8000+)

    同一轮明月之下,彻夜不眠的人还有不少。舒悫鹉琻

    辛夷久久立在花园之内,饶是对面那两人早已离去多时。

    长身玉立,为谁风露立中宵?

    负手,拳头在身后握紧,微颤,到底松不开。

    他也不想这么轻易放手,其实,还可以争取钫。

    只要按照计划,依计行事,将骆子君和上官墨的关系告诉她,那么,三日后必定不会有什么婚礼。

    也许她也不会那么快移情,但到底他有机会。

    然而,亲眼见到她看上官墨的眼神,依赖、娇羞、义无反顾,微微红着脸告诉他,那是她的夫君……他心头陡然痛不欲生,他知道,晚了,真的晚了旱。

    顾夫人……你又一次的赢了。

    想起日前,他潜入宴王府见顾夫人的情景。

    ……

    “为什么你容不下我,却容得下上官墨?为什么不再坚持一次,就像当年你对我一样?”

    顾夫人小住宴王府,这代表了什么?明眼人最清楚不过,那代表,顾夫人答应了婚事。

    可是,她怎么能答应呢?那样狠辣的女子,当年可以那么冷血无情,眼睛也不眨一下的扼杀他对沈意满心的感情,如今,却这么轻易接纳上官墨。

    辛夷不甘心,顾夫人面前,毫不掩饰自己的冷戾。

    顾夫人轻轻看着他,“辛夷,是我对不起你。”

    “那就不要答应。”

    顾夫人笑了笑,唇角的凄凉蔓延,“容不得我不答应了。”

    “怎会?夫人此生,最不缺就是手段了吧。”他心中恨极,嘲讽。

    顾夫人听出话中恨怒,只笑得恍惚,“如果可以重来,三年前我绝对不会带意儿南下,不会让她遇见上官墨。辛夷,我二十年的凄凉让我明白,真爱面前,手段一点用都没有。因为他们相爱,所以我不是上官墨的对手,我甚至不是女儿的对手,我决定成全他们。”

    “你为什么就不能再坚持这一次?”辛夷笑,满眼痛苦颓然。

    “因为,再坚持一次,恐怕会要了她的命。”顾夫人长叹,“我不是没有孤注一掷过,我甚至让顾瑜陪我一起欺君,将整个将军府作为筹码,但是结果你也看到了,她还是回到了他身边。我斗不过命啊。辛夷,我承认我对不起你,当年意儿还小,不懂男女之情,如果我不对你那么狠,那么无情的阻止你见她,她在你身边长大,可能真的会爱上你,就像她今日爱上官墨一样,深爱。可是我也不得不告诉你,时至今日,你们到底错过,再没有那样的机会了,她爱上的第一个男人是上官墨,也许是此生唯一一个,是上官墨。爱到连我也分不开他们,辛夷,晚了,你恨我吧,但是真的晚了,你回来晚了。”

    “不!为何会晚?还不是你一次又一次的阻拦?连我一年前那么不顾一切的回来,你也不肯告诉我她还活着!你这么铁石心肠,连十万将士险些加上我自己一条命也打动不了你,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认命?”辛夷双目之中布满了血丝,狠狠盯着顾夫人,末了,低低一笑,如困兽,“也罢,你要成全便成全吧,我自己动手!”

    话落,辛夷转身便大步往外离开。

    “不要!”顾夫人却跌跌撞撞的上前去拉他,“辛夷,不要,不要破坏。知女莫若母,沈意她真的已经爱惨了上官墨,即使你破坏,即使你大败上官墨,你得到的结果也不是机会,只是伤害沈意,将她伤害得体无完肤。”

    顾夫人见辛夷虽然挣扎,但没有全然不听她说话,继续道:“她三年前已经爱上了上官墨,这两年被迫分开,她活得如行尸走肉,如今失而复得,她一直当是上天垂怜,爱上官墨爱得更加的奋不顾身、义无反顾。如果这个时候,你破坏了她的感情,无异于生生剥下她一层皮,她会痛死。也许你和我一样,都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就是,如今,只有上官墨能让她快乐。”

    “而你,辛夷,你真的要让她伤痛吗?”

    ……

    你真的要让她伤痛吗?

    那一日,他没有回答顾夫人。事实上,他自己也没有答案。

    他是不甘心,凭什么,明明是他先认识沈意,先爱沈意,最后却只有上官墨能让她快乐?

    凭什么他要将她夺回,就成了让她伤痛?

    他毫不犹豫策划抓了骆子君,将上官墨逼入两难境地——

    如果不救,那么辛夷下一刻就会将骆子君抓到沈意面前,让骆子君告诉她一切。

    如果救了,辛夷正好抓住这个把柄,将骆子君就是暗杀凶手一事告诉沈意,让沈意亲眼看到上官墨舍她而取杀她的凶手。

    从抓到骆子君那一刻起,辛夷就站在了不败的位置。

    若他是上官墨,硬要垂死挣扎,那么,只能救。

    只要骆子君被救走,总也算是死无对证。

    但是也只是垂死挣扎,辛夷仍旧是赢的,只要他告诉沈意上官墨去了哪里,救了谁,而那个谁又是如何借刀杀人,最后不惜亲自动手杀她。

    然而,都已经这样了,都已经必胜,他却优柔寡断。

    对战场杀敌的将帅而言,优柔寡断足够让他死无葬生之地。

    ——而结果,正是这样。

    他不够果决,没有依计行事,却先告诉了她,他对她的感情,告诉了她一些往事。

    那一刻,他想,只要她有稍微的动容,他立刻告诉她上官墨的绝情,上官墨配不上她!

    然而,没有,她没有丝毫的动容。她一心全扑在上官墨身上。

    心灰意冷,却惶惶不安。

    没错,当时他的心正是这样矛盾。

    他一方面怒沈意的没心没肺,另一方面却怕顾夫人所说的是真的。她过去不是这么忽视他的,难道,果真知女莫若母,因为她爱惨了上官墨,所以其他所有人便紧接了成为浮云?

    他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将她关起来。

    他知道上官墨快要来了,他唯一的机会就是立刻开口。

    然而,他再一次优柔寡断了,仍旧没说。

    然后,等在花园里,眼睁睁看着上官墨抱着她出来,看着她乖乖依偎在上官墨怀中,娇羞而依赖。

    上官墨显然一早发现了他,唇角一勾,手上故意松了松,他怀中的女子立刻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娇斥,“抱紧点啊,把我摔坏了你要心疼的!”

    长夜寂静,她的娇嗔便毫无保留的窜入他的耳中。

    那一刹那,他只觉有什么钻心一疼。

    他恨不得将上官墨碎尸万段。

    上官墨是可恨的,故意让他看到这一幕,然而,他一个人再可恨,也要沈意的……心甘情愿。

    直到最后,沈意就这样毫不矜持的告诉他,上官墨是她的夫君。

    在他刚刚向她表白了他对她的感情以后,她告诉他,上官墨是她的夫君。

    那样的义无反顾,毫不犹豫。

    他终于承认,顾夫人赢了,一如她人生里的无数次,又一次赢了。上一次,分开他和沈意,她赢了;如今,让他成全沈意和上官墨,再一次的赢了。

    一个人在寂静长夜里低低地笑,辛夷笑得脸色惨白。

    却忽然有黑红缓缓从他唇角流下,滑过下巴,落在他玄色的衣袍上。

    中秋将近,月光皎洁清亮,将他惨白的肤色和唇角的鲜血照得分明而可怖。

    他只淡淡揩了揩。

    骆子君也并不是那么容易抓到的,只得他亲自动手。只可惜,即使他亲自动手,到底还是低估了骆子君的狡猾狠辣,不小心中了她的毒针。

    这一战,他死无葬身之地。

    ……

    沈意被上官墨弄醒的时候,起床气很大。

    上官墨叫她起床,她毫不怜香惜玉,一巴掌拍开了某人的手,转身裹着薄被继续睡得呼呼的。

    他到底自觉有愧,笑了笑,在她耳边好声好气地哄:“乖,起床了,我们昨晚说好的,吃点东西我送你回去,忘了吗?”

    沈意哼哼了两声,不理他。

    “再不起来,我抱你起来了?”

    “……”

    上官墨毫不犹豫就去掀她的被子,胸口立刻被人重重推了一下,沈意低叫一声,迅速盖好被子,对他怒目而视。

    “上官墨!”

    “醒了?”上官墨毫无自觉,笑着就去抱她。

    沈意轻哼,“你一大早神清气爽,也稍微顾及一下我嘛,我早上才睡啊。”

    上官墨眼中笑意很深,昨夜他想到她乱惹的那些桃花,心情不好,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总要做些让自己心情好的事……

    直到早上上朝才放过她。

    然后,某人的起床气就大到人神共愤了。

    被他抱在怀里,狠狠打了他几下,他只笑得……神清气爽,浑然未觉。

    最后,某人不得不软硬兼施,先是做小伏低,却见越发的纵得她趾高气昂,便恐吓武力解决,她这才不情不愿的起床让他伺候更衣、用膳。

    上官墨早朝即回,到把她伺候好,已经午后。他又派人去备车马,叮嘱了下人回来,就见沈意看了看午后明媚的太阳,打了个哈欠,一副就要爬到床上去睡个午觉的慵懒模样,连忙上前去把她搂在怀里,好脾气地哄,“好了,该走了,等你嫁过来再好好睡。”

    “谁要嫁给你?”沈意睨了他一眼,没睡醒,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上官墨笑着,狠狠亲了亲她,“看,半刻也舍不得离开我,还在说傻话?”

    沈意被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为了表明她不是他说的那样,踩了他一脚,毫不留恋的走了。

    某人甘之如饴地跟上。

    ……

    上官墨和沈意的婚事复杂莫测,不论对围观的还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先是武帝下了圣旨赐婚上官墨和沈意,而后,帝都和附近各郡县却又相继出现“假诏”,新郎新娘莫名成了上官墨和顾采薇不说,连顾瑜也要被抄家问斩。

    再然后,是允许张贴“假诏”的几个郡官被贬——众人这才知道先前那诏书是假。

    却也疑惑,这一个郡官被骗也就罢了,帝都附近数十个郡县都被骗,究竟那行骗之人是谁?又是为了什么?张贴诏书而已,既不能得财也不能得色的。

    当然,再过后不久,真相就水落石出了。却是顾瑜在兵部的对头,此举也既不为财也不为色,单单就是为了败坏顾瑜和其女顾采薇的名声。

    可这报复的代价也大,也不知是蠢还是怎样,造谣半月,对顾瑜一点实质伤害也没有,自己却犯了捏造诏书欺君之罪,生生被斩首。——最后这人被当做笑话很是有一阵子。

    ——当然,以上是围观群众的看法。

    稍微知道一些内幕的明眼人却知道,那所谓顾瑜的对头不过是替死鬼而已。

    具体是谁的替死鬼却不得而知,是武帝让他死的还是上官墨让他死的,抑或着是顾瑜?

    朝廷之上有一种说法,沈意两年前中毒未死,乃是被上官墨所救,上官墨钟情于她,此次还朝便是请武帝下旨赐婚。然而沈意却并不大甘愿,于是逃婚,然而上官墨却铁心要娶,不止上官墨,武帝和顾瑜更是迫不及待乐观其成,所以才会有沈意逃婚以后的“假诏”,实则是那三人之中不知是谁在逼沈意现身。

    最后沈意被抓回,母女在宴王府小住,“假诏”随之被拆穿,替死鬼紧接被推出去,一切浑然天成水到渠成。

    ……

    当然,再是怎样以讹传讹,沈意到底是大家闺秀,名门之后,婚前就住进夫家这事并不多光彩,所以上官墨并未大张旗鼓,只自己亲自将她送回。

    顾瑜已经等在家中,不止顾瑜,还有顾夫人、林月如、顾采薇,一家人端坐大厅,说不出的凝重,再配上上官墨一如既往的冰山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沈意是去宴王府杀了人,被上官墨抓回来的。

    唯独沈意懒懒的样子,叫了人,便要回房。

    “站住!”顾瑜沉声喝道,“这是什么样子,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不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吗?”

    沈意本来是打算和上官墨一起面对的。但是,从一进门起便看到顾采薇和林月如红肿的眼睛,心中非常不是滋味。

    她要嫁给上官墨,她们哭什么?很不愿意吗?她可不会忘记,那个引她现身的假诏书上写的就是上官墨娶顾采薇,后来顾夫人也说出,那个时候确实就是要让顾采薇李代桃僵。

    那时她心中还多多少少有些愧疚,自己任性一出,把顾采薇也牵扯进来了。

    哪里知道,此刻看到的却是顾采薇看上官墨那痴心不悔的红红的眼睛。

    果真是姐妹吗?从小到大,她喜欢的顾采薇就喜欢,她连爹都让了,现在顾采薇显然是看上了上官墨。

    而且现在算怎么回事?就算要交代,也是对父母吧。林月如和顾采薇坐在这里算什么?

    沈意心中太不是滋味了,什么话也不想说。

    “本王过来就是为了给顾将军和顾夫人一个交代。”

    沈意刚要走,就被上官墨拉了回去,声落,温和而坚定。

    顾采薇看到两人交握的手,脸色瞬间惨白。顾瑜脸色也是不豫。

    “那你呢?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顾夫人忽然看向沈意。

    那眼神在沈意看来,分明就是在对她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沈意咬了咬唇,更紧的握住上官墨的手,摇头。

    “那就回房去。”

    “若昀!”

    几双眼睛齐刷刷看向顾夫人,顾瑜更是低叫出声。

    这分明就是纵容!

    沈意心领神会,看了上官墨一眼,在他身边低道:“你好好求亲,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回去了……”

    “嗯。”

    上官墨松手,沈意立刻逃了。

    准确来说,顾瑜已经有两年没有仔细看过沈意一眼,如今忽然就闹出这么大的事,忽然就要成亲,他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女儿已经跑了。

    顾瑜怒不可遏,顾夫人忽然抬手,轻轻覆上他的。

    ……

    第二日,聘礼就送了过来。

    其实算是晚的,婚礼已经到了眼前,聘礼才送。上官墨送来聘礼的时候,沈意就躲在外面,远远的看着他倾国倾城的侧影,举手投足之间像是一阵阵春风拂过,心中骄傲快乐得不可自拔。灵珑在身后提醒她,“口水流出来了。”她竟然真的傻傻去揩,一摸之下得知被骗,也不恼。心里愉悦,虽然晚,但到底有心,把她先送回来了才送。否则,却是送给谁呢?

    然后,沈意就知道她之前一闹,她的婚礼准备得是有多晚多仓促了。因为她之前逃跑,所有该做的全部没做,上官墨那边算是比较有条不紊的,该送来的第二日只管一股脑送过来,显然是早有准备。沈意这边……只能用人仰马翻来形容。

    单是试礼服就试得昏天黑地,还要保养身子,整理陪嫁。

    因为她嫁的是皇室,大婚那一日还要祭祀皇室祖先,那是不能儿戏的,宫中还特地来了八名嬷嬷,祖先规矩、皇室礼仪、皇家族谱……一样样的教。

    其实两年前她要嫁上官未之前,也教过。不过那时她跟没有灵魂的木偶似的,完全不知道周围的人说了什么。

    所谓用心则乱,她这次真正用了心,于是忙乱到都没空去计较上官墨没偷偷来看她了。

    ……

    然而,几家欢喜几家愁。

    同一个屋檐下,顾采薇只觉心如刀绞。

    怔怔看着沈意的院落里满眼的大红,宫里的人、宴王府的人、礼部的人进进出出,忙里忙外,顾采薇只觉眼睛如针扎,静静落下眼泪来。

    手心忽然温热,却是被人紧紧握住,耳边,林月如的声音传来,“不要哭,沈若昀母女如此践踏我们,总有一日,我会让她们付出代价!”

    顾采薇边哭边笑,“什么代价?她和上官墨郎情妾意,都要大婚了。”

    “大婚又如何?皇家里最不缺的就是怨偶、就是同床异梦、就是反目成仇。就让她高兴这几日,总有一日,她会付出代价的。”

    顾采薇怔了怔,而后,轻轻扯唇,反手,重重握住林月如的手。

    ……

    中秋那一日,沈意起得比喜娘还早。

    顾夫人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没见过你这么心急的新娘子,大家都会紧张,但至少会在床上躺着装一下啊。你这样,上官墨一定会拿着笑话你一辈子。”

    沈意欲哭无泪,真的是巧合啊。她昨晚睡得早,前几日太忙乱太疲累,也容不得她失眠什么的。一大早惊醒,以为迟到了,连忙翻身而起,这个时候……喜娘就进来了,然后,就被大家抓住了把柄。

    于是,这个把柄就这么顺风顺水的传到了上官墨那里去。

    一切按部就班,吉时的时候,上官墨来接她,若有似无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我也没听说过你这么心急的新娘子。”

    沈意当即就风中石化了,脚下一个踉跄,上官墨顺势将她搂进怀,亲自抱进了花轿里。

    沈意不忿,隔着盖头咬牙,“现在你见到了。”

    回应她的是他意味深长的轻笑。

    于是,那一整日,沈意完全无暇去顾及什么紧张了,上官墨牵着她怎样,她都乖乖配合,皇宫、天坛、宴王府……绕了大半个京城,心中一直在纠结她起得比喜娘还早这事。

    顾夫人说大家都会紧张早起什么的,但是至少会装一下等着喜娘去叫,只有她这么实诚……

    又忍不住纠结她之前回上官墨那句话,她应该死不承认的。他之前已经一直在笑话她了,如今……要是他果真笑话她一辈子,一辈子……

    就这么纠结着,竟也顺顺利利的送入了洞房。

    洞房布置得……气氛流转,遮着盖头,红烛的光线透过红盖头,映得眼底红彤彤的;鼻间,还有若有似无的熏香。

    可惜沈意累了一天,又纠结了一天,已经彻底倦了,听着前厅传来的笑闹,便倒在床上睡去。

    ……

    沈意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

    烛光映着她的脸颊微红,她半睁着眼,只见床畔坐了一人,大红喜袍,倾城之姿。

    视线再往上,一双眸子正直直凝着她,含笑,情深意浓。烛光映着红色在他眼底流转。

    “新婚之夜,不等我?”手指轻轻摩挲着她脸上的肌肤。

    沈意这才想起自己睡过。

    握住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沈意朝他一笑,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新婚之夜,没有你怎么过?”

    说罢,自己起床,脚刚刚落地,却被一拉,直直落在了某人腿上,被抱个满怀。

    上官墨眸中笑意缱绻,看了眼她头上的凤冠,动手亲自为她取下,连带了头上的发饰,耳边耳坠,一一取下。

    沈意就看着他,任他动作。

    上官墨做完这一切,笑问:“我都回来了,新婚夜是不是可以开始了?还要走到哪里去?”

    沈意闻言,忽然就吃吃笑了,主动抱着他的脖子,亲了亲他,满意的感觉他抱她更紧,在他耳边低道:“现在是谁心急?”

    上官墨挑了挑眉,不意她竟然还没忘记早上被他打趣。

    沈意趴在他肩上笑,“你忘了要喝合卺酒了对不对?我也从来没听说过忘记喝合卺酒的新郎。”

    回答她的是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躺在了床上。

    上官墨俯视着她,笑得得意,拿她早上的话还她,“现在见到了。”

    只是不同于她早上说这话时的恼羞成怒,他眼中尽是志得意满。

    沈意纠结一天,总算也抓了上官墨的把柄,心中终于平衡。这时主动抚上他唇角的笑,“难得见你这么开心。”

    他这么冰山的一个人,过去偶尔笑一次也是如从冰山上吹来的冷风。难得有一日笑得如今晚这么缱绻绵长。

    上官墨一笑,吻上她的唇。

    他喝了不少酒,唇间酒熏得她有些醉。迷醉里,沈意只听得耳畔,他低笑轻哑,“洞房花烛小登科知不知道……意儿,你终于是我的了。”

    声落,他便夺走了她的神识。

    沈意如身在云端,好不容易才挣扎着提醒,“酒……合卺酒……不要忘了……”

    耳边,他轻笑一声,随即,伸手,桌上的酒壶便隔空被他吸去。

    “我怎么会忘呢?”我在让着你知不知道?

    他深深凝着她,仰头,自己喝尽一口,低头,吻上她。

    ……

    当酒壶再度隔空被放回桌上的时候,大红喜帐随即落下。

    ------

    挂土豪:

    好名字都起完了送月票1张

    思念清冷如霜雪送荷包188币

    ……

    小伙伴们,还记得我之前说我有些灵感疲劳吗?但是不会贸然停更,会将这一段剧情收尾,然后再休息一阵。好了,收尾就在这里。洞房花烛什么的,可以当做本文结局了。

    停更到底是错,这里郑重向各位小伙伴说一声对不起。可能是还没完全从上一篇文里缓过气来,就有些仓促的开了新文。其实我的坑品还是挺好的,第一篇文的时候那么难熬我都写完了,第二篇文也有瓶颈,仍旧坚持圆满。这篇文停下休息是因为灵感疲劳,这也是最无可奈何的事,灵感疲劳的时候坚持写,感觉像是强弩之末力不从心,怕即使这样的状态接着写,写出来的也是鸡肋。

    我会尽力休整自己,如果有缘,我们再叙。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天人小说首页